鶴彧

不被理解
不被接纳
活得像个异类
不明白自己渴望着什么
不清楚自己喜欢着什么
我努力尝试着去接受
接受世俗的一切
我努力尝试着去争取
争取不该属于我的一切
我努力尝试着去付出
付出我对生命剩下的唯一热情
我努力尝试着去忘却
忘却我心底真正的梦想

从不随意评判他人
从不轻易小看他人
只因我明白每个人都拥有潜力
他们终将成功
即使起点卑微,过程困苦

我承认我卑微
我承认我不思进取
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很有梦想的人
但我所追求的是你们一辈子都不感想象,不曾拥有的

【双花】帮我舔掉

背景:两人还在百花战队时

私设:当时两人已确定恋爱关系

昨天中午听到一对小学弟的对话引发的脑洞 

严重OOC 慎入!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两人在百花食堂吃完午饭,一同走去训练室准备来饭后PK一局,张佳乐偏头看着孙哲平,孙哲平感受到张佳乐炽热的目光便转过头去,谁想张佳乐“噗”地一声笑了起来。

“大孙,你鼻子上沾到米饭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嘴角藏不住的笑意,不禁起了玩心。孙哲平一下子把脸凑到张佳乐面前,低声道:“帮我舔掉。” 孙哲平的忽然凑近让张佳乐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打在自己脸上,这种感受使张佳乐愣了愣神,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孙哲平说了什么,脸“噌”地一下红了。

张佳乐微微低下头,抬手轻轻推了孙哲平一下,小声地说:“去你的。”

End


欢乐已被我存放于心中的角落,

即没有值得微笑的欢乐,

为何还努力尝试?

吼叫似乎成了我唯一的表达方式。

我不断地告诫自己乐观面对一切,

但这不过是死亡前的自我安慰。

即心与魂已不复存在,

这身存于世又有何用?

那强装的笑颜只会将我一步步推上崩溃的悬崖。

我试图努力控制自己,

不去伤害别人,

但话语却一点点地脱口而出。

我愿去古代做一流浪诗人,

不听从任何人的吩咐,

不服从任何人的管束。

一个人自在地流连于山间美景—那一切未被污染的景色,

门,窗都已关闭,

为何还弥漫着污染的气息。

我渴望着死亡—那一瞬间的自由,

何时我已不再积极,

不愿敞开门窗迎接阳光,

消极与冷漠一点点扩散,

当他们侵占了那唯一的眷恋时,

我也将被黑暗所吞噬。

我愿孤处于自己的一方世界,

愿在空寂中端起酒杯为自己吟唱......

或许骨气与勇气从未在我的世界中出现,

因为我从不是一个大胆的人,

我仅仅只是无畏死亡,

所谓的乐观主义不过是我最脆弱的外衣。